连辑谈浮石绘话

      浮石的画耐看。因为它有内涵,能让读者驻足品味。我觉得浮石的画有几个鲜明的特点。

△ 浮石绘话《撑腰》

一是绘画的哲学性思辩。每一幅图式都有揭示主题的题款;每一篇题款都是思辩性很强的警策之句;每一段警句都很智慧机巧,耐人寻味。

二是艺术造型风格化。比如:人物形象被定型。每幅画主题不同,但主人公始终是一个人。人物造型别具一格,一根冲天杵小辫,两块醒目的眼白,像相声双簧的前脸,漫画式的诙谐幽默,成为人物形象的标志,有很高的辩识度。

△ 浮石绘话《红包》

三是专注神态的刻画。国画小品,一般都是小景别的特写,如何取舍当有讲究。浮石的画一切从简,只专注人物神态的刻画。其成功之处在于,相同的人物,不同的神态,恰如其分地铨释了不同的思辩性主题。

四是笔墨传统古朴。浮石的画在技法上也有可称道处。比如造型高度概括,夸张;笔墨的写意性很强,主观性很强;勾线,积墨,用色古拙朴素,以能说明主题为限,没有多余笔墨。

△ 浮石绘话《三个人两颗樱桃》

五是画面流露出作者的深厚学养。比如小中见大。小尺幅、旧题材,大主题、深内涵;再比如曲中取直。表面上调笑取乐,轻松自得,本质上严肃认真,深刻凝重。还比如以己醒人。浮石作画与其说在作画,不如说在思悟,与其说是言他,不如说是自况。他用个人所悟提醒于人,有一种空灵的禅意。所有这些,没有深厚的学养是很难做到的。

 

  连辑,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中国国学研究与交流中心主任。

  曾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内蒙古大学校长,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中国著名书法家,兼任内蒙古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甘肃省文联名誉主席、中国岩画学会名誉会长等职务。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学术顾问;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兼职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