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我给上海居委会“优待”英国女婿的故事打零分

上海一名英国女婿拒绝集中隔离,最终由居委会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使他“如愿以偿”,最终得以居家隔离。这个故事被当地媒体做正面报道后引起强烈反响。

老胡想问的是,如果一名普通中国人拒绝集中隔离,可以这样变通吗?如果可以,就应广而告之,只要有独立住房,就可以不去集中隔离点在家隔离,此法适用于中外所有人士。

如果这种变通不可以,那么对不起,那名英国女婿就不该有此特殊待遇,他就应该无条件配合,前往集中隔离点住14天。如果他不配合,应由公安机关强制其配合,哪用得着居委会负责人帮他想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外防输入,必须一视同仁。希望各地基层政府和居委会的骨头都硬一些,别一见到黄头发蓝眼睛的老外就打怵,坏了防控的质量,也伤了中国老百姓的心。

怕老外是中国不少人的心理,给他们“超国民待遇”就是这种心理潜移默化的外在表现。由于很多老外在中国人生地不熟,属于客人,周围的人对他们在生活层面多照顾一些,老胡并不反对。但这种照顾不能与制度相冲突。

上海三泉路517弄居委会的这个例子,大家在防控规定上对那名英国女婿做了让步,这是对原则不应有的变通。在基层,由于情况很复杂,很难保证这种悄悄的变通绝对不会发生。然而令老胡诧异的是,当地一家媒体居然把这当成积极的例子加以报道宣扬,这就太不像话了。这算什么价值观?让老胡怎么说他们呢?

如果那个居委会和相关报道者就觉得这样对待洋女婿好,为此骄傲,罢,由他们去。但问题是现在抗疫当前,一视同仁是必须绝对遵守的原则,只有这样才能够堵住可能的漏洞,确保对入境者隔离14天的质量。

上海居委会对那个洋女婿变通居家隔离,再进行如此宣扬,是会产生误导的。作为高度关心外防输入的一个媒体人,老胡坚决给这个故事打零分。

来源:胡锡进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