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闹市出土5700余枚铜钱,净重达70斤,时间跨度逾千年

  崇宁通宝钱上字迹十分清晰。
 
  原标题:解密文化基因 诉说历史记忆| 六堰出土5700余枚古钱币的前世今生
 
  文物作为一种历史的惠存,它是过去的结晶。经过时间长河的演变,静静地躺在那里,把时间的秘密凝固起来,把曾经的鲜活深藏起来。因为考古发现,往事才被一一揭开,不同年代的文明被呈现。
  时间回溯到2019年4月15日,在六堰建设巷内,一个在建卫生服务站安装电梯打基坑时,发现了许多不知年代的古钱币。市博物馆历时5个多小时发掘,共整理出毛重近80斤的古钱币。经过市博物馆两年多的工作,如今这批古钱币已全部整理完毕。通过它们,产生了穿越历史的对话。
 
  历时两年多,共清理5700余枚铜钱
 
  对于市博物馆工作人员蒋黎波和他的同事们来说,从钱币发掘到整理,是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一枚钱币需经历清洗、除锈、分类、拓片、制档建卡、分析研究等步骤。由于钱币的种类时间跨度较长,虽然埋藏环境一样,但出土的钱币锈蚀程度不一样。有些制作精良的大钱锈蚀程度较轻,而有些劣质的小平钱锈蚀程度较重,还有破损,也给清理工作增加了不少难度。
  “清洗主要是去泥巴,晾干后刷掉土,刷子去不掉的地方则需用弱酸性化学试剂浸泡。在清理掉土锈后,会进行文物登记造表工作。而这个步骤主要是称重和量尺寸。”蒋黎波告诉记者,和人名一样,每一类古钱币无论大小都有独一无二的编号。
  为保护好文物,从2019年5月起,市博物馆便安排主要从事青铜器等文物保护修复工作的蒋黎波来实施这批钱币的考古整理工作。记者了解到,清理除锈工作以手工除锈为主,土锈和锈层较厚的钱币所花时间较长。清理结束后,蒋黎波按照铜钱钱文分类,并对同一钱文的古钱币进一步区分版别。钱文,即钱币上的文字,如“宣和通宝”、“元丰通宝”等,将其归类,再按照书体、直径、厚度、背文等特征来分类统计,研究整体反映出的规律。以上步骤完成后,再对古钱币做拓片、拍摄、文物描述、制表。2021年7月初,历时两年多的整理工作终于告一段落。让人欣喜的是,这批钱币从最初判断的4000余枚,到清理结束后,总数为5700余枚,钱币净重近70斤。
  带有“鄂”字的“会昌开元”钱币。
 
  最早的钱币距今2000余年,系汉时铸造
 
  记者在市博物馆看到,这批钱币中共有“半两”、“五铢”、“光天元宝”、“崇宁重宝”、“宣和通宝”等41种古钱币。记者查阅了《中国古钱大集》,这批钱币时间跨度达到1000余年,最早的钱币为“半两”钱,即钱币上刻有“半两”二字的钱文,共有4枚。
  那么,“半两”钱币究竟是哪一年代的呢?记者走访了十堰钱友会副会长、钱币收藏家李志强。据他所述,“半两”钱币是公元前179年汉文帝刘恒继位后铸造的。这也意味着,最早的钱币距今已有2000余年。
  而在出土的钱币中,最多的为北宋晚期的钱币,其中距今最近的钱币为“宣和通宝”。“宣和”是宋徽宗赵佶的年号,同时也是北宋、南宋两朝的分界点。
  从“半两”到“宣和通宝”,这些钱币跨越了1000余年。值得一提的是,41种不同年号的钱币囊括了秦、汉、唐、五代十国、北宋时期铸造发行的钱币,其中北宋铜钱最多,从宋太祖赵匡胤初铸的“宋元通宝”到宋徽宗赵佶的“宣和通宝”均有,这也说明这批钱币时间跨度大。记者获悉,这批钱币中“元丰通宝”最多,为700余枚;其次为“崇宁重宝”,出土500余枚;后蜀时期的“乾德元宝”最少,仅出土一枚;离今最近的“宣和通宝”则为80余枚。蒋黎波、李志强等人分析,判断钱币埋葬的时间可由出土距今最晚的钱币来判断。因此,这批钱币可以确定是不早于宣和年间埋藏下来的窖藏钱币。
 
  总价值达5万元左右,最贵的钱币或为“光天元宝”
 
  李志强分析,这批钱币中,最具有收藏价值的为“光天元宝”,一枚可达几百元,品相较好的可达上千元。而其他钱币因发行量较大,相对没那么值钱。“‘光天元宝’是前蜀高祖王建所铸,也就是公元847年至918年,距今也有1200余年了。”李志强说,“光天元宝”当时制作相对粗劣,钱文也较为草率。其中,钱币上的“光”字为行书,而其余三字则为隶书。
  那么,这5700余枚钱币放到现在,它们的收藏价是多少呢?李志强推断,因这批钱币品相不同,价格也有所区别。但他估计,这批钱币总价值应为5万元左右。而这批钱币相比之后的“靖康通宝”,价格则相差甚远。“‘靖康通宝’算是收藏钱币界中非常稀有的钱币了。别看就那么一枚小铜钱,品相好的可达80万元左右。”李志强说,由于北宋灭亡,以靖康年号铸造的货币发行量极少,不论从传世和出土来看都极为罕见,因此“靖康通宝”也是藏家寻觅的稀有币种,可惜这批钱币并没有靖康年间的钱币。
  此次出土最多的“元丰通宝”收藏价为多少呢?记者了解到,“元丰通宝”存世较多,价值不高,多为10元以内。
  但是,古钱币的意义绝对不仅是其收藏价,背后的文化价值远远高于钱币本身的价值。以“元丰通宝”为例,记者获悉,很多钱币文献都提到苏东坡在宋神宗时期曾经书写过“元丰通宝”钱文。尽管不值钱,但是存世量较大的“元丰通宝”上面竟然是由大诗人苏东坡的亲笔题字所刻,十分有趣。
  大量钱币出土后,工作人员将其暂存于箱子内。
 
  出土钱币共有近700种版别,其中有带“鄂”字钱币
 
  蒋黎波介绍,在5700余枚钱币中,经过整理,共分41种钱文,有近700种版别。版别指同一个钱文的钱币,却是用不同母钱(即刻钱的模子)复刻出来的,由于母钱设计上的差异,出现了多种版别。为什么同一款钱币会出现这么多种不同的样子呢?记者采访了对北宋历史颇有研究的汉江师范学院中文系老师王艳,“这种现象就好比我们现在的人民币,面值同为100元的纸币,却有几种版本。而且,相比现在,古时对造钱的地方管理更为松散,尤其在北宋期间,钱币使用混乱。”王艳说。
  记者查阅了《中国钱币丛书》,在两宋320年里,经济文化领域超过了汉唐。而从钱币方面看,无论钱名数量、钱币艺术,还是钱币种类,都达到了中国封建社会的顶峰。年号为文、书体多样、铜铁并用、纸币出现、银锭定型,构成了这一时期的特点。王艳介绍,由于这批出土的钱币中,以宋币为主,所以导致了版别众多。这在历史上也较为常见。
  有意思的是,在这批钱币中,有数枚刻有“鄂”、“洛”、“京”等字的“开元通宝”。在唐代中期,由于发生“安史之乱”,军费开支巨大,导致严重的“钱荒”。当时寺庙众多,众多僧尼均依赖官府供给,财政负担沉重。后来,唐武宗为减轻财政负担,诏令拆废各地寺院,烧毁佛像等用以铸钱。淮南(今扬州)节度使李绅率先铸造进呈一种背面铸有“昌”字的“开元通宝”钱,以纪年号“会昌”。于是朝廷下令各地州郡仿效淮南的做法,铸造背面有纪地文字的开元钱。这些背面有地名文字的“开元通宝”钱,因铸造于唐代会昌年间,故后世通称之为“会昌开元”钱。由此判断,这些带有地名的钱币,上面的钱文即当时造钱的地方。“鄂”字即这枚钱币在湖北境内所铸。
  蒋黎波向记者展示“崇宁重宝”钱币。
 
  钱币主人身份可推测,或是商人逃难存钱于此
 
  经过研究,5700余枚钱币背后的故事一一浮出水面。究竟是何人埋下了的?为什么钱币能够完好保存1000余年?王艳介绍,钱币的主人身份现在无法确定,但可以从一些细节上推测。
  “北宋时期,全国动荡。尽管综合国力达到了巅峰,但仍然饱受辽和西夏骚扰。为此朝廷想了一个办法,就是用钱买平安。”王艳说,在主和思想的指导下,北宋朝廷每年送给辽和西夏大量岁币,导致财政较为紧张。金在灭辽以后,大举南下攻宋。
  那么,钱币主人是做什么的?可以肯定的是,当时北宋虽然富裕,但当时十堰在大山中,地理位置偏僻,所以钱币主人不可能是做大生意的。王艳判断,钱币主人可能有两个身份,第一个便是收藏钱币的人。“这样说是因为这批钱币跨度大,北宋前的1000多年钱币这里都有,所以我推测可能钱币主人是钱币收藏家。”王艳说,但这种可能性较小,因为这批钱币中并没有很具有收藏价值的钱币,大部分都是宋钱。
  王艳解释,还有一种可能便是钱币主人是一位商人。“由于商人常年与外地人打交道,消息来源比较广,听闻战乱后,便想逃难。但钱币重,携带不便,于是他将钱币埋下后逃难去了,没想到最终无法回来。”
  对于钱币主人是商人的推测,蒋黎波和李志强也较为认同。
  蒋黎波正在将钱币归类穿好后入库。
 
  北宋时期十堰归多地管辖,私铸钱现象严重
 
  记者了解到,北宋的首都为东京开封府(今河南省开封市)。从地图上看,十堰地处开封的西南方,当时十堰地区其实归多地管辖。据王艳介绍,开封以西的地区称为京西路,其中,京西路又分为京西南路和京西北路。京西南路管鄂西北和河南的南边地区,其中包含房州、均州等。房州管辖房陵(今房县)、竹山(今竹山县、竹溪县)两地,均州管辖武当(今武当山特区、丹江口市)和郧乡县(今十堰城区)。由此可以判断,此次出土钱币的位置——六堰,在北宋时期属于郧乡县。
  北宋时期,为了抵挡西夏入侵,宋仁宗赵祯在紧靠西夏边境的陕西设置了边防线,因军费不足,曾铸大铜钱与小平钱,大铜钱以一兑十。铸“折十钱”后,引发了民间盗铸。崇宁元年(1102年),蔡京入相,采用陕西大钱的形制铸“折五钱”、“折十钱”(折表示折合的数量)。之后,宋徽宗下令将“折十钱”改为“当十钱”。“当十钱”越来越多,通货膨胀也愈演愈烈,物价上涨,民间私铸钱币屡禁不止。
  “这个现象在北宋时期非常严重,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十堰能出土众多宋朝钱币的原因之一。”王艳说,十堰地区能够大量私铸钱币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因为十堰地处深山,既不处于交通要道上,又不处于繁华都市,位置相对隐蔽,私铸钱不易被发现。除了本地人外,甚至有很多外地人专程来到这里,大量造钱后去陕西使用。
  此次出土的部分钱币。
 
  系城区第二次发现大规模古钱币窖藏
 
  据蒋黎波回忆,这是十堰市建市以来第二次在城区发现大规模的古钱币窖藏。资料显示,城区首次大规模发现古钱币,是1986年在东风公司44厂发现的一个钱窖,出土了7000余枚钱币。但由于当时考古条件有限,直至1999年,才将当时的考古发现公之于众。
  在1999年发行的《江汉考古》中,明确记载着1986年8月,44厂在修建厂区公路和花园时挖出一座钱窖,里面有大量的铜钱。经考古人员测量,该钱窖长1.1米,宽0.45米,深约1.5米,为一竖穴地窖,在距地表约0.9米深处显露大量散存钱币。此钱窖由于是土窖,钱币腐蚀严重。在市博物馆中,依然存放着1986年挖出的古钱币,而本次挖掘的古钱币在清理后,也会继续放在市博物馆中。“从钱币中看历史,可见十堰这个地方在当时便有人生活,且条件不错。”蒋黎波说道。
  此次出土的5700余枚钱币作为历史的记录者,仍然以特殊的方式,在时间的轨道上继续向前奔跑。(文、图/记者 周仑 通讯员 蒋黎波)